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再踏浊苍路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这都些什么样的变态啊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8:36

再踏浊苍路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这都些什么样的变态啊

心里越来越偏向于凌逸最终会取得胜利的苍洋在这一刻自然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闻听对方发问,他上前一步,直面那苍族同僚说道:苍江,多余的话我也不与你多讲,我只能说,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来了灵界么?就是因为他。

苍洋手指凌逸,不等苍江发出难以置信的说辞,他已是又道:我本前往兽界奉命行事,不过因他之故,第一战我就败了,而且败得心服口服,如今我受制于他,身不由己,你与我几乎是同时进入苍族的,之前你我关系也不错,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选择投降,否则的话,他真的会杀了你,而且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杀了你。

不可能,这不可能!区区下界之修,怎会有灭杀仙玄期真仙的实力,我不信!

苍江惊怒出声,面朝凌逸,双目瞪得滚圆,声嘶力竭的大呼不可能之语。

而就在他呼喊之际,凌逸嘴角笑容更大了一分,等苍江大感不妙时,凌逸脚下已是有一朵绚烂无比的浊色昙花绽放而生,凋谢之际,他便是听得身后魔修大军发出了两声凄厉的惨叫!

啊!

啊!

苍江惊而回身一望,接着他便是望见,人群最前方,两名破灵期圆满的魔修尊者身躯一分为二,显然是被人以狂暴的外力从中间撕开,而在这两名魔修尊者刚死没多久,他们先前所站之地已是再次绽放起一朵浊色昙花,终而,人群里一道浊色匹练横空而现狂扫出去,便又是一大片魔修惨死当场。

苍江稍稍惊慌一刻,便有两名魔修尊者外加数十名魔修死在了凌逸手里,那浊色昙花就像是一道道催命花朵,每一朵昙花法相的凋谢弥散,都会牵动着一名名魔修性命的丧失。

不少魔修已经因为身边同伴这诡异的死法而惊骇莫名,哪怕是剩下的魔修尊者们也不例外,拥有如今地位权势的他们,明显比其他境界稍低的魔修更加怕死!

可是,他们怕死,却不代表就可以不死!

苍江慌张下,疯狂散开神识,不断搜索着凌逸的身形,可是他一身澎湃的仙力在身汹涌欲出,但神识却始终无法查寻到凌逸的身影,找不到人,你怎么打?

于是,苍江就唯有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那三万多魔修手下一个个在浊光绚烂间惨死,化作血雾碎肉往地面洒落而去,而随着这些尸体的不断跌落,在那下方空地之上,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酝酿变强着。

还有一道灵蛇般的微小浊色流光

再踏浊苍路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这都些什么样的变态啊

,不断在半空游动,从那些尸身里找寻那些魔修的本命宝器,吸收炼化。

凌逸尉亦屠小十。

三者就像是三个强盗进了村子,不断行着杀光抢光的决策,苍江心急如焚,但却是无力施为。

最终,他陡然转而望向苍洋这位兄长,渐渐地,他似乎从其先前口中说辞里想明白了些什么。

直到最后两名妄图奔到自己面前,却被双臂附着细密浊色龙鳞的凌逸左右各出一爪,抓碎两人心脏后双目徐徐失去神采,苍江紧握的双拳松弛开来,对视向凌逸那白袍飘飘,身上不染半滴血液的姿态,低头叹息道:你,赢了。

苍江身为一介苍族真仙,下界而来第一个便来到这烟奂域,首先选择的就是百手佛宗,此宗里的确有数名不弱的破灵期圆满修仙者,可是就算那些人一起上,也是没能让自己费多大功夫就将之一一灭杀了。

而现如今,面对凌逸,他却是连一点反抗之意也没有。

的确,他要是拼尽一切手段殊死一战,兴许会给凌逸造成点麻烦,可有了苍洋这比他还强大几倍的兄长在前,为他奠定了前车之鉴,他哪里还有心思去做那无谓的牺牲。

一方面,他怕死,怕失去现在的一切,而且他和苍洋一样,并非苍族嫡系族人,没必要真的去拼死拼活。

另一方面,连苍洋都投降凌逸了,他还有什么值得执拗的呢?即便苍族事后得知此事要灭杀他们这些叛徒,可那也毕竟是后来的事,现在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听得苍江完全丧失斗志的一语,凌逸心下一松,正如苍洋猜测那般,他把后者带来,为的就是让后者的存在能够为他免去一些麻烦。

而他以残暴手段灭杀三万余名魔修,也是为了打破苍江心底最后一道防线,灭杀破灵期圆满之修不难,可与仙玄期层次的真仙对抗,在没淬炼成仙体使得浊力再次进化之前,对付这种敌人还是比较吃力麻烦的。

凌逸没有多言,翻手取出搜魂令,冲着苍江说道:既然受降,便与苍洋一样,交出一缕魂魄,三百年后还你自由。

苍江闻言本能下就做出了抵抗姿态,可等他看向苍洋,得到后者点头示意后,还是选择了按照凌逸的说法去做,等凌逸以搜魂令控制住苍江后,天上忽然乌云弥补,一闪电雷鸣不断的乌云漩涡徐徐凝集而成,很明显,尉亦屠又要突破了。

吸收了三万魔修,三四十余名破灵期魔修强者,尉亦屠要是不突破,凌逸才会觉得奇怪呢。

转念再想,凌逸又觉得有点嫉妒起尉亦屠来,他走到如今这个境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虽然这些磨难最后都转危为安,可毕竟他也可以说是一点点走上来的。

尉亦屠倒好,跟着自己,在自己灭杀敌人以后就吸纳死尸中的能量,以他独有的方式疯狂快速的提升修为。

这等速度,要是平心而论,凌逸诚然是自叹不如。

不过凌逸其实打心眼里是替尉亦屠高兴地,尉亦屠终究是他的兄弟,兄弟得到好处,他肯定是替兄弟开心,而且等到尉亦屠把实力提升上来,等他解决掉妖界那苍族真仙,让尉亦屠在妖界替他做个代言人也是不错。

此时此刻,苍江终于明白先前尉亦屠战前离去是因为什么了,看着半空中尉亦屠那冲天而起的壮硕身躯直面雷电,以拳脚采用最原始的方式轰爆一道道雷柱,连度二九一十八道雷劫后,等尉亦屠充满尸帝后期气势,凌空而立仰天长啸之时,苍江心里莫名震惊,也是对凌逸产生了更多一分的忌惮。

这都些什么样的变态啊

苍江心中默语,站在苍洋身侧垂头不言。

保山治疗牛皮癣医院
鸡西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石嘴山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