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国核技小个子的赶超

发布时间:2019-11-09 17:42:14

国核技:小个子的赶超

一直高呼“二代”、“二代加”核电技术存在安全隐患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核技”)专家委员会专家汤紫德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次,继日本福岛核事故以后,中国对核电安全进行了史上最严格的审查,提高准入门槛,并且提出按照全球最高安全要求新建核电项目,新建核电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

“核电提高门槛,有两层含义,一是中国核电重启,大批的订单会接踵而来,会形成一个大蛋糕;二是主导AP1000的国核技将成为最大的赢家,迅速壮大。”华彩咨询总裁白万纲一直关注四家核电公司的动向,他认为,国核技这家因AP1000而生的核电领域小个子央企必定会有新的动作。

在核电停滞的一年半时间里,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涌动。一方面,国家先后通过了《关于全国民用核设施综合安全检查情况的报告》、《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四个文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核电发展规划体系;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又在极力撮合国核技与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中国广东核工业集团(下称“中广核”)进行AP1000的技术转让。

“国家想通过技术转让来平衡三大公司的利益纷争,国核技肯定不会甘心于为别人做嫁衣。关于AP1000,相关软件就有260个,文字资料更是高达200吨,这么大规模、耗时五年的科研,怎会轻易转让?其实,国核技一直在拖延时间,为的是在这一波正在买票和补票的项目中占据绝对优势,而且,他们的研发平台绝不会对中核和中广核开放。”某不愿具名的核电人士坦言,“国核技想的是如何以技术获取业主资格,显然,这与其他两家的意愿是相违背的。”

“转让的只是国核技从西屋引入的技术,并非是我们后来的创新技术。”汤紫德说。

2012年的最后一个月,国核技技术中心挂牌“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这是国内以核电为主业的企业首次获批此称号。

可见,国核技的三代核电技术已然稳稳占领国内核电市场,如此一家前景令人充满憧憬的核电企业会甘心只为业主做技术服务吗?答案显然在发生着变化,借助AP1000地位的提升,或许,国核技将完成一次华丽转身。

“被逼出来”的国核技

郁祖盛,这位当初因力推引进AP1000技术而被称为“引进派六君子”之一的国核技专家委员会专家曾经这样评价国核技的诞生,“如果说中广核的成立是被中核逼出来的,那么国核技的成立则是被中核和中广核逼出来的”。

话出有因。1988年,核工业部被撤销,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成立。为打破一家独大的垄断局面,1994年,中广核成立。从此,各种部门和技术之争以这两家公司为载体愈发显现出来。2000年11月,在国务院召开的广东岭澳核电站二期工程立项专门会议上,中核和中广核提出了截然不同的思路,中核提出应该特别重视中核现有的设计和研发力量,“十五”期间新的核电项目应该由中核负责总体设计和核岛设计。中广核坚决反对,并提出如果采用中核的设计,中广核则不加入。

此后,国家批项目也变得谨小慎微,比如批准中广核在广东岭澳上一个大亚湾二期工程,也会同时批准中核在浙江秦山上一个秦山二期工程。再比如,批准中广核在广东台山上一个引进先进技术的自主化依托项目,也同时会批准中核在浙江三门上一个引进先进技术的自主化依托项目。

两家核电央企会上、会下的争吵甚至惊动了国家领导人,于是,主管领导指示,建核电站要统一标准。正是在这种夹缝中,国核技诞生了。

2003年,国务院成立核电自主化领导小组,由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兼任组长,同时决定在山东海阳和广东阳江(后改为浙江三门)分别上马一个引进先进技术的自主化依托项目,面向全球招标。随后是长达三年的研究讨论和招投标评审,中美双方前后超过百人次参与了这项漫长的谈判,最终美国西屋公司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中标。

2007年5月,国核技在人民大会堂正式揭牌成立,当时,中电投总经理王炳华兼任国核技董事长,在国资委系统开了一个负责人同时掌管两个中央企业的先例。

得也AP1000,失也AP1000。国核技是国务院指定的引进、消化、吸收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的主体,并承担第三代核电技术自主化的任务。于是,AP1000的前景,说白了就是国核技的发展前景,两者就像一个恒等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起初,凭空蹦出来一个新公司,中核和中广核两家企业难免有所怨言,为了平衡两大集团,国核技采取了特有的股权结构:国务院占国核技60%的股份,中核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广核和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分别占10%的股份。

自此,国核技开始了长达五年的蛰伏。刚刚引入AP1000还未吸收、消化的国核技是无法与两大集团抗衡的,同时,两大集团也自己做着与AP1000不同的技术路线,新旧利益群体间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中广核有一件事我个人是有看法的。国家定了在AP1000基础上做核电站的路线,组织了几百人的队伍进行谈判,为什么中广核还要花几亿欧元引进EPR技术,况且,中国的技术人员本身就很匮乏,这势必会分散精力。”郁祖盛说道,“这样就相当于把AP1000和EPR在中国市场上对决起来了,我认为这是个悲剧。”

在郁祖盛看来,AP1000才是真正的三代技术,而EPR充其量是把二代技术发展到极致。

不过,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助推了国核技的大发展。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核电站的安全问题被抛了出来。曾任国务院核电领导小组办公室副总工程师、副主任的汤紫德提出,“我国2004年就曾修订过核安全法规、核电站设计法规,但是执行不力,国家发展改革委审核通过了诸多二代项目,其实,二代核电站是不符合我国核安全标准的,在防止和缓解核严重事故的措施方面,‘二代’和‘二代加’技术都不具备。”

于是,在国家相关部门对所有核电站进行严格检查后,再次确立了三代核电技术的主导地位。“AP1000是唯一接近世界最高安全标准的技术,其他技术都不如AP1000,包括EPR。”汤紫德说,这项被称为史上最高规格的安全标准,要求对环境不产生任何泄露影响。

汤紫德表示,现在国家颁布的四个文件不是正式标准,核安全局正在研究,不久将作为标准法规颁布,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

如此看来,谁拥有了AP1000,谁就拥有了中国核电的大蛋糕。显然,中广核和中核在拥有自有技术的同时,又看中了AP1000的优势。

“对于AP1000的技术转让从2010年就开始谈判了,最终我们把从西屋引进的技术100%转让给了中核和中广核。”汤紫德说,只是当初引进的技术,不包括国核技后来做的创新。也就是说,AP1000的精髓依旧掌握在国核技手中,两大公司改造后形成的ACP1000、ACPR1000还是无力与之抗衡的。

国核技的下一步

不言而喻,国核技的定位就是技术,那么,国核技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不能做业主,这也是限制国核技发展的一道鸿沟。

其实,国核技一直在试图趟过这道沟。“谁做业主,谁来开发新的项目,相关部门还要做一些新的研究,国家马上要上的重大专项,CAP1400将来就是国核技组织建设,国核技将会成为工程业主单位。”汤紫德说。

2009年12月17日,国核技和华能集团以55%和45%比例出资设立国核示范电站有限公司(简称“国核示范”),由国核技控股,其定位就是全面负责国家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示范工程CAP1400和后续CAP1700的建设管理和运营。

除此之外,国核技还成立了国核工程公司和国核电站运行服务技术公司,国核工程公司是国核技的全资子公司,于2007年7月6日正式挂牌。该公司负责三代核电AP1000依托项目建设,并全面参与AP1000中外核岛联合管理机构(JPMO)的中方主体,核电建设专业化管理的载体和推进核电自主化建设的平台,主要承担三代核电AP1000依托项目4台机组及AP1000后续机组的建设管理。

国核电站运行服务技术公司成立于2008年3月,同样是国核技的全资子公司,以核工业无损检测中心为组织载体,将核电站运行技术服务作为国核技的一个核心业务加以谋划和培育。

种种迹象表明,技术上抢占先机的国核技正在一步步为拥有业主资质而努力,其目的是与中核、中广核这些老牌核电企业抗衡。但是,时至今日,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依旧认为,虽然国核技有自己当业主的打算,但还是希望其把精力放在技术开发上,消化吸收三代技术并实现自主开发,这是16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之一,是国家交给国核技的任务。

“AP1000将成为国核技谈判的筹码。以技术换业主地位是不错的选择,目前有一大批急于买票和补票的企业需要AP1000,这些都是国核技的潜在市场。”白万纲说。

另一方面,国核技在积极推行整体上市计划。国核技公开表示,“十二五”期间将全面掌握第三代先进非能压水堆核电技术,力争实现整体上市。曾经,国核技提出了“三步走”计划:一是由国家在三年内分批注资,使资本金由成立时的40亿元增加到100亿元;二是组建财务公司,实现金融资本运作;三是在2011年至2012年进入上市公司培育期,做好上市准备。无奈,这项计划因为核电的一度叫停而停滞了,如今,核电重启,国核技的整体上市计划也再次被激活,国核财务公司也早于2011年7月注册成立。

在国外项目中,国核技已然向中广核发起了挑战。比如,刚刚由日本日立中标的英国Horizon核电公司项目,国核技和中广核就都成立了自己的联合体,即国核技与美国西屋公司、邵尔电力集团组成联合体以及中广核与法国阿海珐集团组成的联合体。然而,对于两个中国国有企业竞标英国Horizon核电项目,英国政界人士发出警告,要求中国企业不能在最后中标的财团中拥有相对多数股份,因为英方需要缓解民众,对中国公司掌控英国最大反应堆建设计划之一的担忧。

如今,中核、中广核与国核技的关系很微妙,白万纲这样描述三者的关系,“国家想让他们变成三大航,国航、东航和南航模式,但是中核和中广核想联手搞成移动和联通的关系,拥有平台,别人在他们的平台上跑,他收取平台费。”

按照白万纲的思路,国核技必须迅速壮大起来。因为在他看来,“中广核在核电站运作、安全管理上是国内最为突出的企业,而国核技是以技术见长,这两家公司一旦整合到一起,将是一个新的巨无霸。”有这种思路的并非白万纲一个人,在一些核电的络社区就常充斥着诸多关于中广核与国核技合并的帖子,但总是匆匆就被删除。

“从企业角度都想完善自己的产业链条,相互参股是个不错的选择。康日新时代的中核把所有的公司都当对手,最后把自己孤立起来了。国核技这些后起之秀要认识到前车之鉴。”上述核电人士说。

整体上市?成为业主?完善产业链?AP1000带给了国核技机遇,但是如何与两大集团抗衡,国核技的下一步棋显得异常重要。

电工电气
两宋元明
水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