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下一锅烩 第四百二十七章 骗不了任何人的借口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7:44

天下一锅烩 第四百二十七章 骗不了任何人的借口

若水当然不会以为洛凉生这么快就睡了,却也知道他是为什么选择了逃避,如今这样的局面是最合适的。△頂點小說,x.她自然能听明白杜军医语气的凝滞与不安,也猜得出那药丸定然有着什么不良的副作用,可是,她找不出阻止洛凉生的理由,就像,她找不出自己下了无数遍决心,却依旧没办法放手的这份感情。

罢了~就像她之前曾经对他说过的——他死了,她也不会独活。

想到这里,若水也闭上了眼睛,加入了这片揪心的沉默之中,直到杜军医来了又离开,直到洛凉生吃药丸的吞咽声在她耳边响起又消失,直到日头渐渐西沉,压抑的黑夜,终于还是来了。

“若水,去吃些东西吧~”

从醒了到现在只喝了一点水,屋里这压抑的气氛,外面的人也不敢进来多劝,以至于到现在两人谁都没有吃一点东西。如今洛凉生一说起来,若水才突然发觉自己的肚子早就饿扁了。

洛凉生行动不便,自然不能随便下床,若水现在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她以为是自己没走心,所以才害的洛凉生饿肚子,急忙跑下床去,走到一半才回过头来问道。

“你晚饭想吃什么?”

“吃点好的,喝些酒。”

洛凉生回答。

身体差成这个样子,怎么能喝酒?若水闻言眉头紧皱,但是看着洛凉生的脸,她到底还是没能拒绝了他这个要求。

罢了~吃完这顿饭。他就要去拼命了,说不定……

呸呸呸!乱想什么!还是去问问杜军医,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喝些清淡点的酒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吧~

“好。”

若水低低的应了一声,就出了门。她一出门,洛凉生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而那扇门刚刚被关上不一会儿,就“吱呀”一声又被推开了,好像门外一直都有人等在那儿,只等若水离开就进来。

“把药拿来吧~”

洛凉生连头也没回。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果然,门口人影一闪,正是杜军医带着他的那个惯常用的小布袋进来了。

“大将军。这……真要吃啊~”

杜军医的一只手杵进了布袋里,迟疑地没有拿出那药来。

“你说呢

天下一锅烩  第四百二十七章 骗不了任何人的借口

?”

洛凉生突然抬起头来,一双墨色的眸子仿佛利箭一般射了过来,吓得杜军医一个哆嗦。再也不敢磨磨唧唧。一下子就把东西掏了出来。

那是个白色的小瓷瓶,上面有着极为精细的雕花,一看就知道是名家出品。就连一个装药的瓶子都这般奢华,那瓶中的药定然也是价值连城。

药瓶一掏出来,就被洛凉生给拿了去,那里面只有一枚药丸,看上去挺大的,现在的洛凉生因为烧刚退。嗓子还有些肿,这样的药丸必须要配着水才能咽下去。他把药倒了出来,看了一眼,便让杜军医去给他倒水。

杜军医急忙把水倒过来,端到洛凉生身前的时候,憋了半天,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不是说夜里子时出发,离现在还有些时候,这药效有限,现在吃了恐怕要浪费一些时间吧~”

“去通知史冲,时间提前到一个时辰以后,吃过药,你找两个嘴严的将士来把我送走。至于若水那一边,照样子时出发,不过……寻几个妥帖的,送她回湘南县。”

“啊?萧姑娘不跟我们一起走么?”

杜军医愣住了,他可从未想过洛凉生会不带若水,毕竟这也算得上是生死关头了,走完这一遭,不管洛凉生最后是死是活,药效结束之后肯定是要到鬼门关上走一遭的,这种时候,就算是萧姑娘自己恐怕也不肯离开吧~

“她想家了。”

想家了……真是一个让人说不出什么来的借口……

其实杜军医又何尝不知道,洛凉生是害怕她遇到危险,更害怕她亲眼目睹他的倒下,说她想家了,只是一个骗得了他自己却骗不了任何其他人的借口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杜军医又怎么会揭穿他,便只是沉默的将茶杯递了过去。这样的大将军王,再也不是那个沙场上所向披靡的杀神,如今的他,只是一个为了心上人费劲心机的深情男子,那些点点滴滴的细节,就连他这个外人看了,都觉得感动良多。

洛凉生吃过药,杜军医就出去安排去了。他躺在那里,感受着那种难以忍受的钝痛渐渐离自己远去,感受着久违的力量渐渐充斥了四肢。他知道,那药丸,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饭来啦~等急了吧~”

没过多久,若水就回来了。她人还没到门口,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那声音欢脱的很,但是却难掩其中的沙哑,想来是刚刚寻摸了个地方偷偷哭了一场,如今已经抹干了眼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端着个菜盘就进来了。

“这里有甜糯的莲子羹、清炒百合、还有一小盘花生呢~我到处都没有找到杜军医,只找到了这么一点酒,粗淡的很,不过好歹也是酒,你就先凑合着喝吧~”

若水献宝一样的将手中的食盘碰到了洛凉生的脸前,当中那一只盛着澄清液体的粗瓷小碗,隐隐散发出一点酒味,不过这酒味真是着实清淡的很。

找不到酒?笑话~他们驻边军中的将士身上最不缺的就是烈酒。这样苦寒的地方,一口烈酒下去,无论是思乡之愁还是彻骨的寒冷都能被驱散许多,所以,洛凉生帐下从来没有禁过酒,只是不允许人喝多了闹事而已。

也不知她从哪里弄来了这一小碗淡酒,反正肯定不是从将士那里要来的。不过,洛凉生并没有对此不满,只因他知道,若水只想不想他喝酒伤了身,又不想白白的扫了他的兴致。

“好。”

他看了看食盘,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若水笑了起来,鼻子一酸,眼泪险些就要掉出来,她急忙低下头来,装作找筷子的模样,那眼泪终于克制不住的落了下来,掉在了粗瓷小碗中,荡起了一圈轻轻的涟漪。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白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酒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宿州男科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专家出诊表
北京国仁医院看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