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极品相师 第21章 0021 退婚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3:22

极品相师 第21章 0021 退婚

_t;夏文瑞大骇,急忙道:“还有?生魄不是都已经灭了么?”

许半生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他説:“这团生魄,不过是个牵引机关而已,为的是将被‘抽’离生魄那人,和你夏家的祖荫牵连起来。全文阅读”説话间这里,许半生取过茶杯,伸手在茶杯里蘸了diǎn儿茶水。

俯身用蘸了茶水的手指在茶几上写了甲乙丙三字,然后许半生指着那三个字,道:“甲乃施术之人,乙乃你们夏家。如果甲直接对你夏家这等大福荫笼罩之人出手,必然会遭到天道的反噬。你们夏家减少了多少福荫

极品相师  第21章 0021 退婚

,他就要增加多少天道惩戒。一个家族的兴衰,足以要了他十回八回的命了,纵然他法术高强也不可避免。因此,他需要一个桥梁,这便是丙。那个丙,便是被‘抽’离一魄之人,而据我所学,此人必然还被‘抽’离了一团生魂,以此‘阴’阳呼应,才能完成削减夏家福荫的目的。”

一边説着,许半生一边先在甲乙之间画了一道痕,然后又在上边打了个叉。随后又在甲丙和丙乙之间各画了一条线,表示丙是甲乙之间衔接的桥梁。

夏文瑞和王茜早已是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对‘阴’阳术数略有了解,可如此高深的东西,就不是他们可以明白的了。

“那么这个被‘抽’了魂魄的人现在在哪里?”夏文瑞又问。

“通常有大福荫之家,尤其是你们夏家这种福荫三代的,都是祖坟的风水所致。”

“你是説我家的祖坟被人动了手脚?可是我们每年都会回去拜祭,如果动了手脚我们岂会不知?”

许半生悠然説道:“这唐三彩你们又何曾知晓了?”

夫妻俩张口结舌,许半生继续説道:“你们只是不通此道而已,不必自责。可以肯定的是,十八个月前,你们的祖坟应该是重新修缮过,那人就是借着你们修缮祖坟的机会动的手脚。”

夏文瑞拧眉回想,然后有掐指计算了一下时间,面‘色’凝重的diǎn了diǎn头道:“一年半之前,我们的确修过祖坟。”

夏家的祖坟指的是他祖父的坟冢,老人家去世之前要求埋骨故里,因此夏文瑞的父亲将其下葬在老人当年出生的村子附近的山上。因为那个村子里都是夏家的远房亲戚,所以托他们代为照顾也是放心的很。[看本书请到]

去年快过‘春’节的时候,村子里一位夏文瑞的远房表叔,打来説村里的祠堂很破败了,想要问夏文瑞要diǎn儿钱修缮一下。夏文瑞对于这些事情都是很大方的,给了钱之后,对方又説要不要帮他们把他们家的祖坟也修一修,很多年了,老人家的坟墓也有些破旧了。夏文瑞自然是一同答应下来,家里派了个小辈过去,一起把这件事给办了下来。

现在是八月头上,而村里提出修缮祠堂的时间,正是去年的一月底,距离现在刚好十八个月的时间。这一次不用许半生提醒,夏文瑞也知道,自己的生意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问题的,原本并不觉得什么,现在却知道这肯定跟自己家的祖坟被动了手脚有关。

只是,村里那位表叔为何要害夏家呢?

夏文瑞百思不得其解,夫妻俩尽皆沉默下来。

夏妙然半晌不言,此刻却突然开口説道:“反正只是需要一个媒介,这样那个施术之人就可以隔绝在外,他又何必这么麻烦,又要‘抽’离生魄提前卖给我爸,还得‘抽’离生魂在坟上做手脚,直接对我家的祖坟下手不就可以了么?”

“若是能够从夏叔叔或者你身上‘抽’离生魄,自然便可如此。可那人不敢直接对你们夏家之人动手,祖荫庇佑,反噬极凶。所以才需要将此人生魄放在你父母手里寄养,又将此人的生魄豢养在你家祖坟之中,以此人的魂魄之间天然的衔系,实现加害你家的目的,同时又把他自己彻底排除在外了。”

夏妙然其实依旧不大明白,可是逻辑关系已经理顺了,她也再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因为许半生一再的説对了他家里的事情,尤其是这些事情就连许如轩也不可能知道,唯一的可能就是的确是许半生推演出来的,他自然对许半生的话早已深信不疑。

“这还有破解之法么?”夏文瑞问。

许半生diǎn了diǎn头,道:“我要先去看一看,不过应当不难。从此人各项手法,以及完成的质量来看,虽然他也是个中高手,不过我应该还可以应付。回头我准备准备,就去一趟你夏家祖坟所在之处。”

“嘁,你干脆就説你自己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好了,什么叫那个人是高手,但是你能应付,你这不就是拐弯抹角的説自己很厉害么?”夏妙然看不得许半生那老神在在仿佛得道高人的模样,出言讥讽。

夏文瑞和王茜一听,脸‘色’立变,几乎同时呵斥道:“妙然,不可胡説!”

夏妙然看看自己的父母,虽然依旧不服,可是却也不方便当着许半生和孔佩莉的面让自己的父母下不来台,只得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许半生一眼作罢。

其实对于夏妙然来説,她想找许半生退婚,完全就是不想被封建礼教束缚,凭什么自己一出生就被许配给某个男人了?而且这个男人她根本见都没见过。她并不是对许半生本人或者许家有什么意见。

而在机场见到许半生,并且两人之间算是生了一diǎn儿小故事之后,夏妙然虽还不至于对许半生动心,却也觉得,许半生未必就不是一个适合她的对象。所以她才改变了主意,这主要源自于她对许半生的印象很不错。

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全盘接受了许半生所説的那一套,但也不像从前那样坚决否定,处于一种半信半疑的阶段。

今天许半生跑到她家里来,她原本也以为是为了两人的婚约,头晚她就想过,如果许半生是来提出婚约的,现在结婚当然不可能,那么就只可能是订婚。跟许半生订个婚,夏妙然倒是觉得也无妨。订婚只是为了两家人安心,并没有实际的约束力,夏妙然觉得如果以后现许半生不值得自己托付终生,她还是可以反悔的。

却没想到许半生来了之后闭口不提婚约的事情,相反却跟她父母大谈特谈什么风水,还搞出生魂生魄这么一大堆破事,这就让夏妙然对许半生反倒有些反感了。

和其父母诚惶诚恐不同,和孔佩莉早已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这场戏究竟要表达什么也不同,夏妙然想着,一会儿等许半生装神‘弄’鬼完毕,她正好可以藉此机会提出退婚一事,哪怕她父母坚决反对她也要把这‘门’婚事给退了。

见自己的父母已经完全被这个小骗子给糊‘弄’住了,夏妙然只是冷眼相对,注意力一旦从许半生身上转移开去,她就开始关注进‘门’之后站在许半生身后竟然一动不动仿佛僵住了的李小语了。

之前只能算是惊鸿一瞥,李小语的美貌和气质早已让夏妙然将其视为生平大敌。现在仔细打量之下,夏妙然更是心惊,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尤其是身上那种似乎全然没有把整个世界放在眼里的孤傲气质,竟然会让夏妙然感觉到一丝自惭形秽。

也不知道许半生这家伙是如何把这样的‘女’孩子骗到手的,等到退了婚之后,倒是要好好提醒一下这个‘女’孩子。我们俩是最应该成为朋友的,这天底下就没有另一个‘女’孩子,比眼下这个更适合做我夏妙然的闺密了。

夏妙然出神的想着,却陡然听见自己母亲的惊呼:“半生你説什么?你要和妙然解除婚约?!”

前半句夏妙然其实都没听清楚,可是解除婚约四个字,倒是听得分明。夏妙然感到奇怪,自己这还没説呢,怎么就谈到解除婚约的事儿了?难道是孔佩莉帮自己説了出来。

从出神的状态回到现实之中,夏妙然看到自己的父母格外的‘激’动,夏文瑞更是连声追问许半生:“半生,我家妙然是有什么地方不好么?还是她前些天去接你的时候冒犯了你?她年纪还小,又是你的未婚妻,你要多包涵她一些。婚约是我们两家人共同定下的,可不是儿戏。”

夏妙然这才明白,原来不是自己的心思被父母知道了,而是……竟然是许半生要跟自己解除婚约?

凭什么?!!

我还没跟他提出退婚呢,这个装神‘弄’鬼的小骗子竟然敢跟我提出退婚?!

夏妙然顿时觉得,自己二十年来的骄傲,瞬间被许半生击碎了。

许半生却仿佛在説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他缓缓説道:“夏叔叔,王阿姨,关于我和妙然的婚事,我父亲也跟我详细説了。原本是订给我那个未出世就已经天夭的哥哥的,当时你们俩説二子结为兄弟,二‘女’拜做姐妹,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之后我哥哥未曾出世就已经夭折,你们二人也就再没有提过这件事。直到我母亲后来又怀上了我,而且医院方面表示情况似乎也不容乐观,你为了给我母亲冲喜,才又找我父亲提起这件事,所以才订下了我和妙然的婚事。这事源自一场戏言,并且对象其实也已经换了人,再者我出生之后就被师父接走,在山里成长到前几日才下山,跟妙然之间没有丝毫的感情存在。是以,在和我父母商量过后,我们觉得还是尽早的把这‘门’婚事解除掉,以免耽误妙然以后恋爱婚姻。”

...

汉中治疗癫痫病费用
汉中治疗癫痫病医院
汉中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汉中癫痫病
汉中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