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奥洛帕战记第三十三章劫持

发布时间:2020-01-24 00:53:38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三章 劫持

隐藏在阴影处的心怀不诡都不只一人。

非常娇小的身影跃过了“幽冥回廊”萨里克汀的头顶,飞快地往村庄的方向接近。

巫妖王亲卫队成员,“雨夜开膛手”艾蜜莉娅,早已蓄势待发。她的目标非常明显,就是苏菲娅所住宿的那间房子。

艾蜜莉娅不喜欢冗长的等待,但如果等待能让她获得更多的利益的话,她会将等待的时间转化为怨恨,等待的时间越长,她就能制造越残忍的杀戮。

娇小的身子在一大片连绵不断的屋顶上面飞跃,她用冷静得令人害怕的眼神,扫射过下面所有的住满了人的房舍。在她的双眼之中,只看到了地狱和坟场--那是数个小时之后将要发生的景象。在完成了主要的任务目标之后,她一定会折返这个居住点,将里面的一万多人全部杀光,不管男女老幼、一个不剩,以泄她等待多日所累积的怨恨。

由于目标明确,艾蜜莉娅没浪费太长时间,就进入了苏菲娅所住的房间。

沉睡的公主躺在床上,已然完全失去活动能力,她身上只穿一件非常单薄的睡裙,没有片寸甲胄,处于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此时的苏菲娅,就算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小孩子,都能轻易取走她的性命。艾蜜莉娅来到床边,她伸出手去,用染红的指甲,轻轻触碰和扶弄苏菲娅的脸庞。

突然!艾蜜莉娅扬起手来,“啪”、“啪”地打了苏菲娅两个耳光。

在她与世绝尘的数十年里,这个可憎的世界上居然出了一位如此貌美的女子,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如果不是为了任务,她早就把苏菲娅开膛破肚了。

平白无故在脸上多出了两个手掌印的苏菲娅,完全无法对刚才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提出任何。应该说,在“鬼压床”的魔法影响之下,灵魂和****已然失去联系的苏菲娅,是否能够感受到疼痛,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见苏菲娅没有任何反应,艾蜜莉娅“咯咯”地发出两声干涩的冷笑。她用与自己此时的体形不相符的力气,从床上扛起苏菲娅的身体,然后纵身一跃,把房子的屋顶撞破了一个大洞,在屋顶之间沿原路飞快地跳跃,往她的同伴--不,应该称之为巫妖王派给她的多余的协助者--也就是“幽冥回廊”萨里克汀所在的位置移动。

这样的持劫行动,就是艾蜜莉娅的任务。没想到这任务比想象中简单得多,除了稍微费点时间之外,完全没有任何难度。这小丫头到底有什么特别,为何巫妖王那家伙对她如此看重?真的值得把我的命运和她绑在一起?艾蜜莉娅一边扛着苏菲娅跳跃,一边思考着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但像在来时的路上一样,艾蜜莉娅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

算了,不去想了,反正之后要把所有人杀光就对了。艾蜜莉娅很快就关闭了思考的闸门。这是她一贯的行事作风,当在因为想不通问题而苦恼时,她就会通过屠杀来转移注意力,杀完之后,心情大好,她也懒得更去跟那些问题和苦恼打交道。

“真的是这样吗?你错了!滥杀无辜根本无助于解决你的烦恼,只是将你内心的脆弱、害怕、空虚,完全表露无遗。”

一把突如其来的声音突然在艾蜜莉娅耳边响起,这个冷血的“雨夜开膛手”吓了一跳,她立即停下了脚步,警惕地旋转着身子环顾四周,寻找着那个突然开口说话的神秘人。

然而艾蜜莉娅最终一无所获,她那对在黑暗中视物比起在光亮中清晰的眼睛,没能发现身边有任何活人靠近的迹象。此时,艾蜜莉娅回想起,那个声音并不想是在她耳边响起的,像是直接传入她的脑子里。

“莫非是她?”艾蜜莉娅将视线投向那被扛起在肩上的俘虏。

难道说,此时的苏菲娅强行突破了“鬼压床”的封锁,恢复了一部分灵魂与**的连接,不仅得知自己被俘走的事实,还通过入侵艾蜜莉娅的思想而得知她的想法?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微乎其微,但现在这个情况之下,没有其他更合适的解释了。

可是令艾蜜莉娅惊讶的事情并非只有这一件。她感受到肩上的苏菲娅突然抽搐了一下,然后她的肩膀像触电了一样,在十分之一秒内完全失去了控制,以至于苏菲娅“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可以能够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鬼压床’?这怎么可能?”艾蜜莉娅望着苏菲娅,难以置信地想到。

就算此时苏菲娅仍然双目紧闭、毫无知觉,但她却给了想要持劫她的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难道这就是所谓‘圣痕者’的能力吗?此女太危险了,绝不能让她有任何反击的机会。”艾蜜莉娅豪不迟疑,朝苏菲娅举起了菜刀。

她要先砍断苏菲娅的双手,断绝这个俘虏反抗的机会。反正巫妖王只是要求她将苏菲娅带回死亡之岛,没说过不可以缺胳膊少腿。

然而就在艾蜜莉娅的菜刀挥过一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的空气正在不寻常的流动!

即将砍落苏菲娅手臂的菜刀被硬生生地煞停。艾蜜莉娅回身挥刀抵抗背后的攻击,却慢了半拍,被偷袭者一脚踢中了下颚,倒飞着撞进了一间无人居住的草料房里,其冲击力之大,使这整间由木头和干草搭成的简易房子完全坍塌。

偷袭者不是别人,正是艾丽丝。她已穿着全套的“真武圣甲”,英姿飒爽地矗立在夜空之下。

踢飞了敌人之后,艾丽丝立即扶起穿着睡裙倒卧在脏兮兮的泥地上的苏菲娅。

“公主殿下?公主!苏菲娅!”不管艾丽丝如何呼唤,苏菲娅就是无法清醒过来,让艾丽丝忍不住吐嘈,“说什么要当我们的新领袖,这么容易就被人劫走。你这是在搞什么鬼啊?”

然而口中虽然劳叨,但艾丽丝仍然麻利地将苏菲娅扶到自己的后背上,背着她往村庄里走去。就算艾丽丝不会魔法,但通过身上的真武圣甲,艾丽丝还是可以感受到,在苏菲娅的身上绕围着一股令人非常不舒服的魔法能量波动,苏菲娅现在这个状况,不用想都知道是这股波动造成的,艾丽丝不懂得解除魔法,但真武圣甲却有隔绝魔法的能力,只有让苏菲娅的身体尽可能地接触到真武圣甲,或者就能解决施加在她身上的法术。

为此艾丽丝必须尽快带苏菲娅离开现场,她甚至连查看被击倒的敌人是否还有反击力的时间都没有,这种不该有的忽略让她在接下来受到很大的教训。

察觉到背后有高速的物体飞驰而至,艾丽丝根本没时间转身,她只能身体往旁边闪身躲开。

只听得“咣”的一声,纵然艾丽丝条件反射再快,她也未能完全避开从背后袭来的菜刀。坑坑洼洼的生锈刀刃掠过她的头盔,把被保护在头盔里面的艾丽丝的脑袋震得七荤八素,强大的动能带动着艾丽丝整个人弹飞起来,落地之时她和苏菲娅之前已经相隔了4、5米远,而真武圣甲的头盔早已被震落到草丛里面,被约束在里面的长发随意散落。

虽然头盔被打掉,但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要是没有头盔的保护,刚才这把飞掷过来的菜刀,早已把艾丽丝的半颗脑袋劈了开来。

“不自量力的贱骨头。靠着令人恶心的幸运才捡回一条命,却如此着急着送死。”

坍塌的草料房之中,传来一把沙哑、冷酷的老妇声音。紧接着,在“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之中,草料房的废墟整个化作齑粉。漫天飞舞的粉尘之中,艾蜜莉娅缓缓站了起来。

“什么?”艾丽丝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刚才虽然她从背后偷袭打飞了艾蜜莉娅,但由于情况紧急,艾丽丝根本没看清艾蜜莉娅长的什么样子,她只知道敌人是一个很瘦小的家伙;现在看清楚之后,她差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个看起来天真可爱的小女孩,难道就是刚才那个干瘪、阴森的苍老声音的主人?这样的反差也太大了!

****************************************

数公里外的山岗上,“幽冥回廊”萨里克汀,正在密切关注着山脚下那场计划之外的事态发展。但萨里克汀关注的重点并不是正在与艾蜜莉娅展开战斗的艾丽丝,因为那根本就不能算是战斗,只不过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单方面虐杀而已。在萨里克汀眼中,只有躲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苏菲娅才是有必要关注的焦点,因为就在刚才,苏菲娅的一根手指头稍微动了一下。

对付一般人,萨里克汀通常只需要一个灵体就能压制;可在苏菲娅一个人身上,居然用上了18个灵体进行压制,却仍然未能达到完整的“鬼压床”效果,苏菲娅依旧有自行脱困的可能。看来压制苏菲娅的灵体数量必须再增加一倍!

但萨里克汀这个想法并没有实现。

因为在悄然无息之间,一股庞大的冻气正沿着地面,往萨里克汀急速地逼近。

等萨里克汀察觉到附近空气中的水元素波动异常时,冻气已经从四方八面包围过来,形成无路可走、无处可逃的局面。

“冻!”

站在远处的一名胖魔法师打了一下响指,冻气如浪潮般层层叠叠地覆盖过去。

小山岗披上了一层银妆素裹。地面以及地表以下半米深的泥层,所有的水份全部结成了冰,冻结了影响范围内所有的泥土、花草、虫子,就连那个令人不寒而粟的“幽冥回廊”,也被困在了寒冰之中。

...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潍坊市坊子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咸宁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厦门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