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鼎天大道之黄金面具 第十五章:龙三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7:31

鼎天大道之黄金面具 第十五章:龙三

亚述不由瞪大了眼睛,在小院中央,躺着一位妙龄少女,身上衣衫有如天边流霞,外罩着柔薄的绿色丝纱,躺在院中有如熟睡一般。亚述小心的走到少女跟前,见少女嘴角有淡淡的血丝,看着少女有如天仙一样的相貌,再加上腰上束着的如流云一样的腰带更加勾勒出她那玲珑精致的身材,少年不觉有些神往。

“姑娘,你怎么啦,受伤了吗?”亚述小声的询问道。

少女好象听到了他的呼唤,在地上轻微的动了一下,身体绿光点点,在太阳的光亮下越发耀眼,身形化作星光点点,随即不见踪影。

亚述揉了揉眼睛,嘴里喃喃自语,“难道我还在做梦?幻觉,幻觉。”说着便转身走进房间,继续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上的瓦楞发呆。

亚述没有注意的是,院子里那琵琶枯树桩重现,并且树桩上长满了嫩芽,在微风中随风摇荡,如浮萍生根一般。

直到暮色渐浓,江小白和谢石头二人才背着木工工具回到了锣锅巷的小院,二人刚一进门,亚述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冲出了房间。

“江小爷,你这一天到哪里去了,我今天还没吃饭,今天怪事多,我以为我一天都在作梦。”

江小白放下工具箱,毫不在意的说:“亚述,什么怪事,大惊小怪的?”

“爷,你可回来啦,今天田安那小子来过,说是今天就离开小镇,第二件事就是马丢了,第三件事就是我明明在院子里看有位姑娘躺在这里,一眨眼的功夫就没见啦,对,就是这。”亚述指了指琵琶树桩附近的地面。

“大师兄,怎么这小子跟田安一样,说话语无伦次的,看来你的任务来啦,让他去青云巷的豹突井里面去清醒清醒。”

江小白相信他才怪,这小子比田安还不靠谱,而此时亚述也是一脸无奈,有些可怜的望着向自己慢慢走进的谢石头。

“停!我有话说。”亚述大喊一声。

“怎么了。”江小白笑着问道。

“江小爷,田安告诉我,你千万不能卖缠丝兔给任何一个人,而且他还拿走了一个小木人,不信你自己看。”说着亚述指了指院子里的矮桌。

江小白看了看矮桌上,四个小木人东倒西歪的摆放在上面,杂乱无章。

“喂,亚述,你动过小木人?”

“我可没有,田安拿走一个,你马也丢啦?”

“马倒没丢

,在燕青青那里。看样子田安的确来过,那个刻有他面像的小木人不见啦,亚述,暂且相信你了,你说的姑娘是怎么回事?”江小白有些疑惑的问道。

“爷,你终于相信我啦,今天一位姑娘受伤躺在这里,我刚问她受了什么伤,她就不见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江小白,不要相信他,准是这小子想念香君姑娘,看花眼啦。我肚子饿了,今天我在郑大爷那里买了块肉,就在你这处理啦!”谢石头可能是由于一天的辛苦劳作,已不想同亚述开什么玩笑。

“亚述,帮我打下手,我们做饭。”亚述连声答应,转身进了厨房,他可是一天没进食,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

募色渐浓,在鸭子河边的燕青青一直在等江小白过来牵马,左等右等,不见小白过来,少女嘴角翘得老高,心里面不知将小白哥诅咒了无数遍。

旷野中走来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婆婆对着青青就喊起来,“是青青姑娘吗?”

少女抬头一看,这婆婆他认识,是锣锅巷少年江小白对门的邻居,一个人在太阳镇住了几十年,就是他爷爷也说不清老太婆的来历。

“是蔡婆婆啊,你~你有什么事吗?”少女有些诧异,这蔡婆婆平时从不出镇,要买什么东西都是江小白代劳。

“青青姑娘,小白已经回家啦,我刚好路过这里,顺便就将马牵回去,你看行吗?”少女脸上露出笑容,说实话,她正愁这马如何处理,牵回家吧,又怕院子里弄得一团糟。

“那青青就多谢婆婆啦!婆婆,你路上慢点走,千万注意,不要摔着了。”燕青青将马僵交给婆婆时,还不望叮嘱几句。

当婆婆牵着马进了西城门时,少女还在喃喃自语,“这婆婆平时行走都不方便,今天怎么今天走起来如此快,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进西城门了。”少女站起身,向着爷爷的渡船走去。

蔡婆婆牵着这匹瘦小赤马在小镇的街道上慢慢行走着,蹒跚的脚步走在青石板上,瘦小赤马温顺的眼在他的身后,突然赤马嘶鸣起来,婆婆抬头望了一眼,是从天涯湖郊游回来的齐东来兄妹,他们也看见了后面牵着马的蔡婆婆,二人让在一旁,婆婆也不理会他们,牵着马直接向家中走去。

“哥,这蔡婆婆今天有些奇怪,怎么是她牵马?”少女有些不解的问。

“管这些屁事作甚,我们还是先回家吧,这老太婆跟那江小白一样,也是稀里古怪。”齐东来说话的时候,少女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示意他说话小声一点,免得让婆婆听到。

“没事。”

齐东来回头望了妹妹一眼,表示没问题。

蔡婆婆回到自己家中,将瘦马牵进了自家完落里,关上院门,盘坐在地上,盯着那瘦小赤马,眼里满是爱意。

“卧龙啊,你受苦啦,我已将那三六九通盘丹药拿到手,婆婆现在就助你变回真身。”说着婆婆将手心打开,手心方寸间出现一枚有如鸡蛋大小的药丸,在婆婆手心发出琉璃光彩,万千光晕直接紧紧围绕着那瘦小赤马全身。

“乾坤归一,蛟龙重现。”婆婆口中喃喃自语,突的那丹药化成万道璀璨的光茫投向那匹瘦小赤马。

婆婆大喝一声,“现。”那匹瘦马现为一名身穿红色锦袍的青年站在院落中央,到婆婆脸上兴奋异常,躬身向婆婆行礼。

“龙三拜见婆婆,不知婆婆现在让龙三恢复真身,是否有任务要龙三执行。”

“龙三,我提前让你恢复真身,是要让你同我保护这一方天地,让普通生灵能够逃过这次浩劫,今天已在郑拓处为你提前拿到三六九通盘丹药,已经助你恢复金身,快坐下调复,婆婆今日助你突破万丈红尘境,让你达到地仙极别,修为更上一层楼。”

听到这里,龙三一脸的凝重,盘腿坐了下来,深呼吸,手心上下相对,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两只手心中运转,龙三明白万丈红尘境是普通修真者进入仙界修为的第一个境界,红尘境寓意三千红尘大千世界需经过殊胜的磨难才能突破自身的禁锢,渡过大劫难才到达到万丈红尘境,今日有娘娘让郑屠户送来的丹药,婆婆的上古天仙的修为为自已做为药引,再加上三年时间自已瘦小赤马的身份来此守印作为修行,今日机缘已到,这三者缺一不可,这才能促成他今日突破红尘境。

婆婆也是双手一扬,手中如霞光一样的五彩气流源源不断的融入龙三手中,龙三收敛心神,将自身玄关开窍将气流汇入自身,然后运行全身三百七十八口玄关,终于他双手掌心向上空推出,一股强大的气流带着五彩斑斓的彩流射向小镇的上空。顿时一束光柱直接射向苍穹之上,散发出点点莹光,久久辉映在夜空,化成星光点点。

“恭喜龙三,你终于突破万丈红尘境,以后修行大道上就靠你自己啦!记住,切莫误入歧途,须知修行大道有如长长的征程,你现在只是迈出第一步。”婆婆有些兴奋的鼓励着龙三,脸色却有些疲倦。

“龙三谨遵婆婆教诲,只是我现在恢复真身,那江小白那里?”龙三有些不放心终日相伴的江小白。

“放心,我会安排好的,他那里出不了什么差错,凌波姑娘还在哪里,今天被追风那狗子打成重伤,我已为她疗了伤,相信三天后自会恢复,你且住在我这里,我们静观其变。”婆婆还是不放心叮嘱道。

“记住,开印期间,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能出手,我要看看道门三千年的修行,是不是不堪一击,这次又有多少不知死活的神仙妖魔要跳出来。”

“婆婆深谋远虑,龙三唯婆婆马首是瞻。”龙三拱手行礼。

“龙三啊,今天晚上江小白家打牙祭,我们去他家蹭饭。”说着二人便小声的笑起来。

暮色愈浓,锣锅巷越发寂静,破败的小院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江小白刚刚炒好了几个菜,将菜放在院落里的小矮桌上,三个肉菜,两个素菜,一盘泡菜,已将小桌摆满,当听到敲门声时,江小白示意亚述去开门。

亚述打开院门,蔡婆婆也不理他,直接和龙三就进了门,龙三很是熟练的关上院门。

“蔡婆婆,你们找江小爷吗?”

“是的啊,我今天家里来了客人,家里没有什么可招待的,所以就带到小白这里来啦!”

崇左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漯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芜湖治疗阳痿方法
崇左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漯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