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夜寰 第三十八章 试剑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5:13

夜寰 第三十八章 试剑

剑芒与剑息凝成的护盾撞击的刹那间,许麟的心就也在忐忑着。这是他在悟得灵犀亦剑真解中的剑意之后,次与人交手,并且对象还是九师姐明如,这个女人懂得及时收手嘛?

许麟剑息凝成的护盾,忽然出一声破裂的声音,只是一瞬间,便被明如的剑芒斩破而出,并且这剑芒并没有放慢度,笔直的就像许麟斩去。

眼眸转冷的许麟,手中冷玉剑握得更紧,以自身的左脚为支撑diǎn,全身向右旋转,剑随身动。当地面上以左脚为支diǎn,右脚为线的画成一个圆圈时。许麟剑锋猛的一甩,又是一道剑息而出,重而凌厉,却是许麟在“黄”字门廊后悟得的第二道剑息,并且在这道剑息甩出之后,许麟的身子也同时向一旁跳了出去。

站稳脚跟的许麟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剑息,与明如的剑芒对撞之后,会有什么结果,因为这是不用想的事情,境界的差距是弥补不了的,那么就用俗世的办法来解决。

快移动中的许麟,犹如一头闻道血腥味的野狼一样,迅的朝着目标奔进。伴随着一声轰鸣之音,两股气息猛然相撞,在半空上形成一道乱流,却是许麟的剑息与明如的剑芒再次相撞所,而许麟不闻不管,眼中只有那女子的身影。

选好出剑的角度与时间,许麟猛然跳出,一剑直刺对方的咽喉处,而明如呢?面对许麟这用俗世武功的方式突然近身来袭,也只是转身回头,抽剑一横,便是轻描淡写的架起了许麟突如其来的剑锋,许麟忽然现明如的脸上荡漾出一抹笑容,心中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许麟抽出自己被架起的剑,然后躲开明如的剑锋,再次转身挪移到明如的一旁,又是一剑扫出,毫不留情,快而狠的向明如的腰身斩去。

就在许麟以为得手之时,明如后退一步让开此剑,再瞬间前进一步,手中宝剑也随着一剑刺出,正好抵在许麟的喉结之处。剑尖已经碰触到许麟的肌肤之上,一股冰凉的感觉,瞬间流遍全身,许麟握着自己的冷玉剑,一动也不敢动的看着对方。

明如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只是意味更深,似有嘲讽的眼神,戏谑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人,她不动,这个自己最小的师弟当然也敢动,只要他还爱惜着自己的生命。

许麟的脑中这时忽然想到一件物品,那就是王大柱给自己的那一摞子书,似乎自己得到之后从来就没有翻阅过,不知道昆仑教规上有没有写着不准随便残害同门这一条,许麟希望是有。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很久没有品尝过了,这时再次突然感觉,许麟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或许是因为眼前这人,和自己当时面对的要差了很多的缘故。

“不求饶么?”

这是许麟入门以来,听到九师姐与自己説的第二句话,心中不由得苦笑,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儿。

“有必要求饶么?”许麟装出疑惑的问道。

明如一抬手中之剑,许麟也跟着剑尖而动,明如微微嘲讽道:“这样还不用?”

许麟的心里忽然开始觉得有些厌烦起来,难道就为了听见自己求饶,而费了这么大的周折?

皱了皱眉头的许麟有些不悦的説道:“有教规在。”

“教规若救不了你呢?”

许麟一时哑然,只是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莫不是你真的想杀我?许麟很想转身走掉,可是自己的气息已经被对方锁定,稍有异动,眼前这个疯女人説不定真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叹息一声,明如忽然收剑入鞘,转身向那个食盒走去,在许麟诧异的目光中,明如将食盒拿起打开,然后轻轻一闻,脸上有了一丝喜悦道:“好香!”

许麟还保持刚才的姿势,看着自己这个奇怪的师姐,有些没反应过来。

“记得以后与人打架的时候,打不过就跑,跑不过那就求饶吧!”明如拎着食盒,在转身离开之际,忽然轻轻的説道。

这一声话音落下之时,明如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桃花林中,而许麟呢?将冷玉剑归入鞘中,摇了摇头,有些不知所以,这话似乎在教小孩子一样,自己是小孩子么?

事情告一段落,许麟回到屋中并没有纠结之前生的事情,甚至连打斗的过程也懒得去回忆。毕竟境界差距太多,自己现在伪装成一个不过练气级别的修行者,拿什么来抗拒已经是还丹境界的明如,如果想这些,还不如把时间用在如何提高自己的修为来的实在。

门屋打开的声音突然响起,许麟好奇的回头看去,自己这间屋舍排在最末,向来无人问津,今日怎会有人前来?

回应许麟的疑惑的是一张笑嘻嘻的大脸,只见王大柱高大的身躯这时忽然而来,并促狭的笑道:“听闻你今日与九师姐交手了?”

听闻?哪来的听闻?这望月峰上就那么几个人,并且对于大家的性子,许麟都知道些,这里哪有嚼舌头的人,分明是这厮在一旁偷偷观看,还整什么听闻。

许麟白了一眼王大柱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道:“一剑之内,我败了。”

这话説的很干脆,显然是有些不愿意,但是王大柱哪里肯放过,在他看来是如此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咂巴咂巴嘴,王大柱不由得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太惨了,才一剑。”

许麟不想辩解,辩解也没用,人家想奚落你,任你有千般解释也是无用。所以许麟便沉默不语,冷眼看着王大柱,而王大柱又是笑道:“小师弟你刚入门中,一剑落败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你可知明如师姐为何试你的剑。”

许麟一怔,这个问题许麟从来没有想过,从一开始许麟就觉着这是一位古怪的女人,做了一件古怪的事情而已,所以并未放在心上,因为他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事情,这样无聊的人,根本不在他的视线之内。

看着许麟摇了摇头,王大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説道:“明如师姐一剑试你,这是为了给你悟得剑意的一种庆贺,也是让你知道,山外有山,一山还比一山高,不要懈怠和自满。”

这望月峰祝贺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不过又是一想的许麟,忽然觉着这样也未尝不好。如果不是遇到自己这样的人,而是一个只怀着一心求剑单存心思的人,还真是当头一棒,能让人恍然觉悟呢。

“那我可真要去好好谢谢明如师姐了。”许麟装出一副深有感触的样子説道。

王大柱也是diǎn了diǎn头,然后又是神秘的悄然説道:“你可知道明如后面与你説的话是何意?”

这厮一定是在旁偷看了,许麟越肯定自己的想法,要不然为何自己与明如师姐的对话都这样的清楚?

“看你的呆样子,也是没往心里去对不?”

这次王大柱算是真的説对了,许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算是默认,然后疑惑的问道:“难道这也有解释?”

“这也不怪你,毕竟你上山的时日太短,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王大柱这时收起笑容,而脸上忽然间还露出一副伤感的样子。

许麟不明所以,王大柱这时露出的表情,是许麟从未在其身上见到过的。就许麟对王大柱的认知,这厮不仅像菜市场杀猪的,还是一个线条大条,没心没肺的憨货,这时许麟第一次对自己当初的想法产生了动摇,于是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别卖关子。”

王大柱往许麟的炕上一坐,这似乎比小板凳强多了,然后好像是回忆起一段往事,但这个记忆,好像不是他愿意想起的。

“咱这望月峰的弟子本就不多,在你没上山之前,也就十三个。”

许麟diǎn了diǎn头,也没有插话,而是静待下文的看着王大柱。

“还记得我和你説过七师兄和十师兄的事情吧。”

许麟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二位师兄难道有一位是明如师姐的恋人?”

“屁!”王大柱突然给了许麟一个响头,然后小声的説道:“这话可不能乱説,要是让明如师姐听到了,你我小命算是交代了。”

许麟被这个响头打的有些眩晕的diǎn了diǎn头,就听到王大柱接着小声道:“十师兄是明如师姐的亲弟弟。”

许麟心中一震,恍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而王大柱接着説道:“昆仑有个规定,就是弟子入门之后,当师傅觉得可行之际,便要选个合适的时间,要由门中师兄带出游历世间,以增长见闻,而当时的事情,便是由这个由头开始的。”

许麟diǎn了diǎn头,自然明白接下来生了什么。七师兄明真带着十师兄明石在下山游历的途中,遇到魔门之后与之争斗,结果双双落败,而落败之后,也没有选择逃脱,或者求饶,而是力战到底,直到二人陨落为止,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些让人无奈,此时许麟也明白了明如师姐话中的含义,那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对往事的悲伤和落寞吧。

清丰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国际壮医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南阳癫痫病医院
镇江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